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法规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法规 > 文章

附件2关于争端解决规则机制与程序的谅解

时间:2020-07-22 15:55:41    点击: 184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关于争端解决规则机制与程序的谅解

一、外交与司法,两条腿走路

GATT的解决争端机制,虽在如第10条等条款里分别有些规定,但其基本结构是由第22条和第23条奠定的。而不论从立法意图上还是实际运作中,这两条都有明确分工:第22条规定的“协商”,指的是运用外交手段解决分歧。这是国际法传统使用的方式;而第23条表述的则是,协商无法解决时,由缔约方全体“调查”,“提出建议”,并于“适宜时做出裁决”。这显然属一般国际组织常具有的“准司法权”。GATT的司法规范是别具特色的,不论从适用范围与条件上,还是操作模式上,都是自成一类的。作为解决争端的最后手段,第23条还规定了报复措施,但需经缔约方全体的批准。这是鉴于20世纪20、30年代发生经济混乱的教训而设的。对传统国际法中一国有单方面进行报复的权利来说,它是一种合理的限制,也是一项重要贡献,对制约经济霸权行为很有价值。

GATT在其近半个世纪解决争端实践中,对外交与司法这两种手段兼施并用,互为补充,相辅相成,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具体规则上亦有重大发展。《WTO谅解》在肯定并科学总结GATT经验基础上,结合世界经济日益一体化和建立稳定国际经济秩序的客观要求,又取得突破性进展。《WTO谅解》在国际司法制度上的成就,标志着现代国际法发展的新阶段。

这里我们首先要讨论的是以GATT第22条为主的外交手段,该条规定:

“(1)对于另一个缔约方提出和有影响本协定运作的陈述,每个缔约方都应给予同情的考虑,并提供充分协商的机会。

(2)应一个缔约方的请求,缔约方全体对依第1款的协商仍无法找出令人满意的解决办法的问题,得与任何一个或几个缔约方进行协商。”

对这条规则,需作若干解说:

1)经过谈判或协商来解决分歧,是国际法中传统使用的习惯方式。就国际贸易而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一般认为它属于外交范畴,因此在大批双边贸易协定里都沿习使用这种方式。这种方式是靠自愿来进行的,GATT第22条规则为之增加了一定强制因素,给予“同情考虑”、“充分协商机会”,传达的正是这个信息。

2)第22条第2款是1955年对GATT条款作较大调整时加上去的,它不仅表明了协商可以在缔约方全体主持下双边地进行,而且含有由缔约方全体出面进行调解的意思。后来,据此发展出一套“斡旋、调解、调停”的规则。1979年东京回合达成的《关于通知、协商、解决争端的谅解》(以下简称《东京回合谅解》),总结并表述了这方面的经验。1994年的《WTO谅解》第5条则作了集中表述,其主要内容是:“若争端当事方均同意,斡旋、调解与调停是自愿采用的程序”(第1款)。而这种方式可由争端任何一方,在任何时间提出,在任何时间开始与结束(第3款)。只要争端当事方同意,即使在专家组正在审理的进程中,“仍可继续使用斡旋、调解与调停程序”(第5款)。由此可见,这是一种十分灵活的程序。

3)随着GATT解决争端程序不断法制化或司法化,1979年《东京回合谅解》已规定,请求协商时必须以书面方式并提出理由,到了《WTO谅解》,则进一步规定说,“所有的协商请求,应由请求协商成员方通知DSB(解决争端机关)以及有关的理事会与委员会。任何协商请求均应以书面提出,说明请求的理由,包括对有争议措施的核实证明,并说明投诉的法律根据。”

不难看出,要求请求协商一方提供“对有争议措施的核实证明’,“投诉的法律根据”等措辞,是原GATT规则中所没有的,而这等措辞表明:协商已纳入法制轨道,而不是单纯外交行为。而且从后面讨论中我们还可看出,这种规定给从协商转入专家组审理的司法轨道,提供了重要衔接条件,或者说它已具有打官司的“诉状”的性质。

4)鉴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较弱,在与发达国家尤其大国作协商谈判时,常常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经发展中国家强烈要求,1966年4月缔约方全体通过了一项著名决议。决议强调了GATT总干事对此种争端发挥其斡旋与调解的职能。《WTO谅解》第5条第6款规定的“总干事得以其职务身分进行斡旋、调解与调停,以帮助成员方解决争端”,即源于这项决议。

5)第22条与第23条之间的交叉或瓜葛。整个GATT的解决争端程序,是个分两步走的过程。第一步要求首先必须由争端当事方之间进行协商;第二步只有在协商无效或解决不了问题时,才得援引第23条第2款规定的司法程序。

上一篇:雅思写作:自由与规则

下一篇:不正当竞争侵权与违约竞合的处理规则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