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新闻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新闻 > 文章

市一中院通报案件审理情况:为孩子撑起法律保护伞

时间:2021-10-22 14:11:09    点击: 183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天津北方网讯:昨天,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该院未成年人案件审理情况并发布典型案例。2019年以来,市一中院共审理涉及未成年人的民事案件191件,主要包括抚养费、变更抚养关系、监护人责任、探望权、教育培训等;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15件,主要包括强奸、聚众斗殴、诈骗、寻衅滋事、信息网络犯罪等。市一中院立足“用法教育孩子,用爱浇灌未来”的理念,积极探索符合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审判工作新机制,延伸审判职能,开展好社会调查、社会观护、心理疏导、法庭教育、司法救助、回访帮教等工作,为未成年人撑起法律保护伞。

案例一 父母离婚 依孩子利益确定抚养权

李某和宋某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6年生下女儿,此后因感情破裂,诉请法院判决离婚。一审法院判决离婚,并将孩子判归其父李某抚养。宋某不服一审判决,认为5岁的女儿应由母亲抚养,遂提起上诉。二审期间,双方对抚养权的归属和抚养费数额争执不下,矛盾尖锐。法院贯彻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充分考虑宋某独自一人在津打拼、租房居住等客观条件,及李某工作稳定、居住条件较好,且有父母协助抚养孩子等条件,当庭开展调解工作,劝说双方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出发,尽量为孩子创造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努力减少离婚对孩子造成的伤害。同时,在一审判决由李某抚养孩子的基础上,引导双方就诉求中未曾提及的探望权问题进行协商,保障宋某的探望权能够充分行使,为双方共同抚养孩子创造条件,最终促成双方达成调解意见,实现案结事了。

法官提示:离婚案件中,在涉及孩子抚养、探望的问题上,父母均应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将确保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理智处理,共同努力修复孩子受到的伤害,让孩子离亲不离爱。作为孩子的父母,一定要牢记一切从对孩子好为出发点去解决问题,在处理任何矛盾时都不要带有情绪,给孩子创造健康、快乐的童年生活。

案例二 网络非法外之地 从小树立法治意识

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唐某以未实际注册的A公司名义招募未成年人张某、伍某等,组成成员较为固定的犯罪集团,利用通讯工具、互联网等技术手段共同实施电信网络诈骗。虽然张某、伍某在被招聘之初不知道公司从事诈骗犯罪,但根据二人的供述,结合二人的认知能力、文化程度、加入犯罪集团的时间、所处职位,张某、伍某在进入公司经过“话术”等培训后,就应当知道其行为属于诈骗活动。但其仍继续工作,主观故意明显,且该犯罪集团利用通信工具、互联网等手段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张某、伍某年满十六周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但考虑二人年纪小,在共同犯罪中仅起辅助作用,属于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法官提示:当前网络空间已经成为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的组成部分。未成年人好奇心强,甄别复杂信息能力差,更易被犯罪分子诱惑。本案中张某、伍某本想打工挣钱,发现参与诈骗活动后却未及时收手,由受害人转变成加害人,帮助A公司实施诈骗行为,最终受到法律制裁。在此提示未成年人,要树立法律意识,增强法律观念,违法之事不能做,法律红线不能碰。而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也应有意识的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法治教育、引导和监督,提升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预防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案例三 安全保障是义务 不能“免责”

2019年8月,10岁儿童王某由其同学家长带领,购票进入某游乐场所游玩。王某玩滑索时,中途脱落造成右胫腓骨远端骨骺粉碎骨折,构成九级伤残,遂起诉游乐场人身损害赔偿。游乐场以双方签有《安全免责协议》进行抗辩,拒绝赔偿。法院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不能通过双方协商自行免除,故游乐场提交的《安全免责协议》无效。王某年龄较小且为女孩,手掌握力较弱,游乐场所未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设施及措施,安全保障义务履行不到位,承担60%的赔偿责任。王某系未成年人,其法定监护人在王某受伤时未在王某身边,放任自己的监护职责,在本案中也存在较大过错,因此被判令承担40%的责任。

法官提示: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指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等安全保障义务主体,应尽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本案中,被告作为经营滑索等具有较高风险游乐项目的专门游乐场,应承担更高的安全保障义务,不仅包括保障游乐设施合格、对娱乐设施的使用进行说明和警示,还应当根据项目参与者的个体差异进行甄别,对消费者的玩耍活动进行必要的指导管理,防范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等。安全保障义务作为一项法定义务,不能通过签订《安全免责协议》来免除,对于此类免责协议,均应认定无效。同时,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作为第一责任人,不会因委托他人代为照管而减轻自己的监护责任。受托人亦应谨慎履行受托事项,如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未成年人损害,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津云新闻编辑张瑜)

上一篇:【注意】这些涉疫行为可能触犯法律!!!

下一篇:【教育整顿·办实事】社区法律服务“管家”,给群众吃下“定心丸”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