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新闻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新闻 > 文章

六岁男童人工耳被盗 母亲请小偷归还愿酬谢

时间:2020-01-01 13:37:40    点击: 174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六岁男童人工耳被盗 母亲请小偷归还愿酬谢

 

儿子“人工耳”被盗,母亲急得直哭。 付兴华 摄

脑袋里的芯片尚在,可配对的另一半助听设备消失了。6年了,母亲好不容易为儿子争取来的“国家免费补助的人工耳蜗”,却因前天在公交车上被盗,再次将儿子推向了失聪的边缘。如今,郭凤丽很内疚,她觉得自己愧对儿子,是她的粗心毁掉了儿子与外界沟通的机会。郭凤丽希望小偷能将儿子的人工耳蜗还给她,只要小偷愿意归还,他们愿出感谢费,并向公安机关求情,不追究小偷的责任。

悲剧


    儿子先天性双耳失聪

郭凤丽是玉溪红塔区刘家山坡村人,该村世代靠种地维持生计,郭家也不例外。

2006年10月25日,郭家的新生命——小子雄出生了。

小子雄的父亲任常贵为养活一家人,买了一辆摩托车在玉溪市区拉客,每天能挣30多元钱。

小子雄是一个薄命的孩子,在小子雄父母的记忆中,儿子刚满月,就疾病缠身,基本上一个星期要大病一次。有一次,高烧不退差点要了他的命。连续一个星期的住院打针,总算活了下来。

按照惯例,孩子一岁多一点,就会咿咿呀呀开始学说话了,可已经一岁半的小子雄,并没有给父母带来惊喜,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迹象。

任家人有些急了,赶忙带着孩子到玉溪的医院为儿子做检查。不妙!不妙!小子雄被查出听力损伤严重,双耳先天性失聪。换句话说,就是两只耳朵都听不见。

任家人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带着小子雄来到昆明市儿童医院求医,但小子雄先天失聪被再次确诊。

为了让小子雄能跟正常的孩子一样和外界交流,在小子雄一岁半时,任家人也曾经想过给儿子做人工耳蜗手术,但当年手术费加上设备的费用要40万元左右。这笔巨款,对于一个能勉强维持生计的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比登天还难。

喜讯


    戴上人工耳蜗能听见鸡叫了

去年12月23日,国家帮助失聪人的一项免费资助政策落实,小子雄是这批失聪人员受益者之一。当天,玉溪市残联下发通知,辖区各村委会将这个好消息向村民们进行了传达,小子雄的父母第一时间冲到了村委会为孩子报了名。

医生在小子雄的右耳头部放入了芯片,1月23日,经过长时间的手术,失聪6年之久的小子雄终于盼来了渴望已久的人工耳蜗,之后他能微弱地听见外界的声音了。

戴上人工耳蜗后,小子雄能听见鸡叫,还学起了鸡叫,小子雄的父母高兴得整夜睡不着觉。

紧接着,小子雄会说话了,虽然不能像正常的孩子那样准确发音,但6年来,父母第一次听到他喊:“妈妈!爸爸!”,夫妻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伤心


    坐公交车人工耳蜗被盗

好景不长,前些天,小子雄的外部助听设备出了点故障,他又听不见了。前天早上,郭凤丽带着儿子从玉溪来到昆明。母子俩从昆明南部汽车客运站乘坐103路公交车来到环城东路,他们要到人工耳蜗生产商云南服务中心维修人工耳蜗。经过检测,小子雄的助听器只是外部设备一根连接靴和导线出现了问题。工作人员告诉郭凤丽,这根线必须返回厂家才能更换,叫他们先把其他部件带回去。

上午11点半,娘俩又坐上103路公交车返回昆明南部客运站。郭凤丽抱着儿子,坐到了公交车前排的第三个座位上,随身斜挎着一个黑色女士包,里面装着儿子的人工耳蜗部件。

公交车到新螺蛳湾二期项目站点,还有一个站就到终点站了,娘俩提前做好了下车的准备。“不好!我的挎包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司机,赶快停车,我被盗了。”发现挎包被盗,郭凤丽十分着急。“糟了,钱包不见了,儿子的外部助听设备也不见了。”看着黑色包上一个大大的刀口, 郭凤丽万般无助。

郭凤丽报了警,警察前往调查此事,现场取证后,郭凤丽被带到了公安机关询问。负责处理此案的是昆明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目前,公安机关尚未找到被盗人工耳蜗的线索。

求助


    希望小偷归还人工耳蜗

两天来,伤心一直笼罩着整个家庭。昨天,郭凤丽带着失聪的儿子来到本报,寻求帮助,希望帮助儿子找回被盗走的助听设备。

郭凤丽在给记者讲述自己的遭遇时,这位母亲满脸的无助,泪水不时从眼角滚出,而在一旁的儿子却无法体会母亲的痛楚,没有了助听设备,小子雄已无法了解母亲。采访中,小子雄和母亲之间,只能用眼神传达他们各自所思所想。

上一篇:司机打瞌睡撞伤7人 系吸毒引起睡意

下一篇:新刑事诉讼法启动对未成年人前科封存工作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