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新闻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新闻 > 文章

武汉城管强拆城中村“违建”拆出法律漏洞

时间:2020-01-03 13:01:24    点击: 180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塔子街跃进村村民贺年么与城管就拆除自家的“违建房”发生了争执。贺年么认为是因自己质疑拆迁补偿标准过低,房子才被有关部门恶意定为“违法建筑”。而城管局则回应称,贺年么的房子没有取得规划部门许可,是典型的“种房子”行为,予以强制拆除是依法依规进行。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此起拆迁事件又暴露出哪些法律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法制网记者 胡新桥 法制网见习记者 刘志月

一个月快过去了,1900多平方米的房屋废墟依然丢在原地基上,这片“违建房”的房主贺年么与城管部门也一直处于“冷战”状态。

贺年么是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塔子街跃进村村民。11月23日,武汉市江岸区塔子湖西路,数百名城管执法队员、公安、消防及120急救车集结在贺年么的三层楼房前,准备强制拆除这栋“违法建筑”。11月30日,是武汉市有关部门向社会公开承诺拆除此处“违建”的截止日期。

在强制拆除现场,贺年么说,是因自己质疑拆迁补偿标准过低,房子才被有关部门恶意定为“违法建筑”,目的是完成一个城际铁路的拆迁任务。

具体负责执行强拆的江岸区城管局则回应称,贺年么的房子没有取得规划部门许可,是典型的“种房子”行为,予以强制拆除是依法依规进行。

这处房产是如何被定为“违法建筑”的?城管部门的强制拆除是否有相应依据?《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区政府撤销初次强拆决定

为遏制违建多发态势,武汉市今年2月底启动了“春季拆违行动”。贺年么的房子位列第二批183处拆除点之一。
   
    江岸区城管局称,今年3月,在开展以查处违法建设为主的塔子湖西路综合整治中,该部门对贺年么的房屋情况进行了调查,当时贺年么无法提供房产证、土地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房屋建设合法手续,遂启动相应执法程序。

“4月中旬,城管确实贴了询问通知书在我们家的墙上。”贺年么说,当时与自家房屋相连的邻居也收到了同样的通知书。

但在贺年么看来,他的房子一直是“合法的”,依据是:土地租用合同和“双登”。

合同是贺年么(乙方)与跃进村村委会(甲方)签订:乙方向甲方租用10亩土地,每年租金为2.5万元,租用时间为5年,即自2002年元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止;乙方在承租期内,如遇村或国家征用该地,乙方无条件服从村或国家的需要;乙方投资建设的固定资产按国家有关政策规定解决。

贺年么还拿出4张蓝色的“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跃进村专用收据”,证明自己一直在交租金。今年年初,跃进村由后湖乡划归塔子街管辖。

记者注意到,4张收据中签署时间离现在最近的,是一张编号为0700312的收据,显示入账日期是“2010年12月29日”,事项是“土地租用费”,金额为2.5万元,并盖有跃进村财务专用章。

为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房子是“合法建筑”,贺年么还出具了2009年村委会对房屋所做的“双登”记录:“个人房屋面积登记——(依据2009年双登)”。这个盖有“后湖村民委员会”公章的记录,显示武汉熊峻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贺年么)与贺年么两处房产面积共计17019.57平方米。

贺年么还向《法制日报》记者提供了武汉市城管局行政执法询问通知书、违法通知书,江岸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违法建设强制拆除事先催告书、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时间分别为2012年4月11日、14日、26日、27日、27日。
   
    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江岸区城管局党委副书记张水平否认只给一天时间限期拆除决定有违法定程序,称这符合“行政执法的及时性原则,按道理可以当天下当天拆”。
    为维护合法权益,贺年么于4月28日向江岸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

7月2日,江岸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岸复字[2012]03号),认为区城管局认定贺年么的房产为违法建筑缺少相关部门的确认依据,作出强制拆除行为的证据不足,依法决定撤销区城管局作出的强制拆除决定书([2012]第0000083号)。

至此,贺家的房产暂时逃离了被强拆的命运。

补充证据后城管实施强拆

今年11月,贺年么的房子再次被城管部门定为强制拆除对象。13日,武汉市江岸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张贴拆除公告,要求贺年么于11月15日前自行拆除违法建筑,不过面积由4月份的3457.5平方米变成了1921平方米。21日,该局再次发出强制拆除(清除)决定书,表示将于11月23日进行强制拆除。

上一篇:儿子赌博养“小三”债台高筑 老爸卖房还债

下一篇:上海消保委炮轰电商五宗罪 当当网等上黑榜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