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专题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专题 > 文章

武警青海總隊“長江源頭第一哨”︰君住長江尾 我守長江頭

时间:2021-01-14 02:53:31    点击: 137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君住長江尾 我守長江頭

——走進武警青海總隊“長江源頭第一哨”

■解放軍報記者 彭冰潔 衛雨檬 通訊員 楊 浩 郭紫陽

武警青海總隊“長江源頭第一哨”︰君住長江尾 我守長江頭

武警青海總隊沱沱河巡邏中隊官兵在可可西里無人區青藏鐵路沿線執勤。

守衛一座橋

來到“長江源”紀念碑,天南海北的游客一定不會忽略10米開外的一座小哨樓。雪白的牆上寫著七個鮮紅的大字——“長江源頭第一哨”。

站在哨樓上遙望,沱沱河水流繁密,辮狀水系如花樹般靜臥河道。一座座橋墩矗立在河道之中,托舉著烏亮的鐵軌,如長虹般飛跨寬闊的沱沱河河床。

列車呼嘯而過。這座全長1389.6米的鐵道橋,便是被稱為“長江源頭第一橋”的長江源特大橋,架設在溝通西藏和內地的高原天路上。2006年9月至今,沱沱河守橋中隊官兵堅守在大橋兩端,守護著腳下青藏鐵路的平安暢通。

四級警士長師格強站在哨位上,背影與窗外的景象融為一體。

9月的沱沱河迅速完成了由夏向冬的過渡,縈繞不散的晨霧仿佛凝結了整個夜晚的寒意,遲遲不願在與曙光的較量中敗下陣來。白露剛過,已然到了必須穿棉大衣取暖的地步。

看著窗外一成不變的景色,時間仿佛凝固了。從青蔥少年到已過而立,師格強將16年青春凝固進了身前這扇窗。

如今,守橋的日子已經進入倒計時,過去的點點滴滴總是不經意浮現在腦海。提到出現最多的一個畫面,師格強的臉上止不住露出微笑︰“是夏天,客車最多的時候,很多人站在車窗邊向我揮手,火車司機也向我鳴笛。”

一個溫室大棚,一座三層小白樓,這便是這個哨位上,守橋官兵生活的全部——洗漱和娛樂在溫室,生活和站哨在小樓。

沿著逼仄陡峭的樓梯爬上三層,不�鋼窗框將樓外的世界切割成長長的一條——筆直的鐵軌一路延伸到視線盡頭,光禿禿的河灘上河水平靜地流淌,兩岸是無盡的荒原。

雖然剛來兩年,劉有為已經習慣稱這個小小的院子為“家”。雖然這個“家”狹小又破舊,狂風一吹,黃沙沿著窗縫往屋里灌,“早上醒來,床上、地上全是沙,自己像躺在沙堆里”。

劉有為最喜歡看火車開過。“看著它們開往不同的方向。”他說,“從西藏開來的大多是客車,朝著自己回家的方向;開往西藏的有時是軍列,想到自己也是軍人,背挺得更直了……”

2017年應征入伍時,劉有為第一反應就是去西藏,“那是祖國邊防第一線,人一輩子就當一次兵,當然要去最艱苦的地方”。

中士陳輝也喜歡上哨,但他只愛盯著開往西藏的客車,因為那里有他向往的地方——拉薩。

“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高中時無意間看到的一句話,讓他從此對拉薩魂牽夢縈。當兵後,陳輝站在青藏鐵路旁,無數次望著去往拉薩的火車,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去西藏,去拉薩!”

第一次休假,他如願站在了拉薩街頭,走進布達拉宮、在城關區漫步、去八廓街喝甜茶……

這趟旅程,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樣。

回到沱沱河邊,每次站到哨位上,陳輝都會想起大昭寺的日光,明亮溫暖,好像能直直地照到人心上,日復一日的守橋生活也有了不一樣的意義。

遠遠傳來一聲鳴笛,小白樓隨著火車飛速駛近輕微震動起來。無數個普通的日夜,這棟沱沱河邊的哨樓與樓里的武警官兵,就這樣與腳下的天路同頻共“震”。

武警青海總隊“長江源頭第一哨”︰君住長江尾 我守長江頭

武警青海總隊沱沱河守橋中隊官兵在長江源特大橋哨位執勤。

凝望一道江

第一次見到鄧國庭,是在營區的陽光溫室。

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從滿園的綠色里迎面走來。當我們坐下開始交談,看著他靦腆的、仍帶有幾分少年氣的笑容,記者不敢相信這已經是他來到部隊的第5年。

關于當兵,關于窗外的“長江源”,鄧國庭有一個漫長的故事。

2016年,19歲的鄧國庭覺得世上不會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他被選進了特戰隊。

初中時,他就堅定了自己的夢想︰沿著哥哥的步伐,成為一名特戰隊員。剛剛成年,鄧國庭就迫不及待地報名參軍,成為一名武警。經過一年苦練,他夢想成真。

然而,由于腳踝錯位,他再也無法進行高強度訓練。在軍械庫當哨兵的日子里,他一邊恪盡職守,一邊積極進行康復治療。今年4月,他來到了沱沱河中隊。同樣是上哨,以前守的是冷冰冰的軍械,現在守的是冰冷冷的鐵軌。

沱沱河巡邏中隊指導員袁志順,是當初將鄧國庭選入特戰隊的人。提到這段往事,他沉默良久,長嘆了一口氣︰“特戰不需要傷病員。”

鄧國庭自己卻心平氣和,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有過失落、難受,但我從不後悔來當兵,更沒想過離開,我要干滿16年。”他說。

2020年5月1日,鄧國庭第一次站上“長江源特大橋”哨位。

“不憚曲折,經十一省市,浩浩湯湯……”眼前這道江,自各拉丹東雪山發源,從高原流向城市,由荒涼寂寞去往熱鬧繁華。

凝望著它,鄧國庭的思緒也隨之順流而下,漂向江岸的故鄉,也漂向江水的盡處。

“萬里長江第一城。”提起家鄉宜賓,鄧國庭神色里滿滿都是驕傲,“我家自來水管里流的都是長江水。”

上一篇:王益钯碳回收,高价回收钯碳,求购钯碳

下一篇:中国太保率先在全国多地落地 “保险+期货”价格指数保险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