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专题 > > 文章 当前位置: 法律专题 > 文章

WTO:如何摆脱被边缘化?

时间:2020-09-16 16:42:43    点击: 183次    来源:法律在线    作者:张曼雨 - 小 + 大

  5月14日,世界贸易组织(WTO)总理事会批准罗伯特·阿泽维多为下任世贸总干事,阿泽维多将于今年9月接替现任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未来4年的“掌门人”。

  阿泽维多是继泰国人素帕猜后第二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WTO总干事,也是首位来自“金砖国家”的总干事。他的当选被媒体解读为“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贸易角力的缩影”。

  影响乏力,很尴尬

  虽然是“众星捧月”,但在目前的世界经济形势下,这位未来的总干事可谓“任重道远”,“一个严峻的问题是,阿泽维多上任后能否重新振兴WTO。”英国《金融时报》说。

  多年来,WTO虽然在平衡国际贸易关系,减少贸易摩擦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但外界对WTO“边缘化”的质疑声却不绝于耳。

  WTO多哈回合谈判已经历时12年,由于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在贸易自由化方面存在严重分歧,谈判自2001年启动以来走走停停,始终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多哈回合谈判几乎成为“鸡肋”。

  与此同时,WTO框架外双边和多边贸易层出不穷,迄今WTO成员间签署的双边和地区自贸协定已超过300个。在这一背景下,WTO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影响力趋弱,并面临被“架空”的危险。

  此外,全球贸易增长乏力。2012年,全球贸易额仅增长2%,是1981年有记录以来第二差的成绩,尚不及全球经济增长率。英国《金融时报》对此评论说,“正当全球经济需要强有力的引导之时,WTO却形同虚设。”

  众口难调,陷困局

  有着“经济联合国”之称的WTO为何变得疲软?

  “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是WTO裹足不前、多哈回合谈判屡屡受挫的主要原因。”《纽约时报》文章分析道。

  评论认为,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促进全球经济复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寻求义务与权利相一致的话语权,但却很难得到。并且,现行的WTO贸易制裁措施存在一定的弊端,很多发达国家利用WTO对新兴经济体进行贸易制裁,迫使新兴经济体从多边贸易体制中退出,转向区域贸易。

  在号称“发展回合”的多哈回合谈判中,新兴经济体的利益和诉求就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2012年,25个国家的农业团体集体写信,要求停止多哈回合,因为其中的农业谈判照顾了发达国家利益,而损害了发展中国家的农业。

  另一方面,则是自诩为国际贸易“游戏”规则制定者的老成员不愿与后来者平等对话,拒绝分享贸易规则的制定权。而发达国家拒绝分享权利的方法,就是建立TPP、TTIP、EPA等由美欧日主导、大多数“高收入”国家参与的区域贸易协定,将新兴国家排除在新的国际通商规则和体系之外。

  此外,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欧债危机阴霾不散的背景下,资金成为各国摆脱危机的“救命稻草”。因此,拥有资金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正挑起大梁,成为经济危机中的“救世主”,而仅仅拥有贸易监督、管理职能的WTO则很难在经济危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也是导致WTO“边缘化”的原因之一。

  唤醒活力,有出路

  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如果“羁绊”WTO多年的多哈回合谈判成功,那么到2015年,即使不考虑生产力提高的因素,贸易自由化也会给全球带来每年近3000亿美元的利益。

  前景美好,但是WTO想要摆脱乏力,离不开日益崛起的新兴国家的参与。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杰弗里·加腾认为:“新兴国家已从全球的边缘走向中心,成为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5月,WTO总干事拉米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采访时表示,“未来10年间,发达国家的平均增长率为2.5%左右,而新兴国家的增长率将有望达到6.5%。贸易领域也将发生类似变化。北方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将占全球贸易总额的30%左右,南北贸易额占30%,南方国家之间的贸易额也将占30%左右。”

  然而,南方国家的崛起并不意味着北方国家的没落,正如联合国《2013年人类发展报告》所说,“南方需要北方,但是北方也越来越需要南方。”国际贸易的发展并不是一场“零和”的博弈,而是共赢的选择。

  分析认为,想要实现共赢,需要WTO成员摒弃狭隘的利益原则。发达国家需要“忍痛割爱”,松绑一定的话语权;新兴经济体也应更多地参与到全球治理中来。这样,双方才能共同推动国际贸易“巨轮”前行。

上一篇:马云:阿里现在很危险 “既得利益者”很强悍

下一篇:WTO裁定中国不公平限制九种原材料出口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7 法度网 版权所有